秋如是

知之甚少 不知不惑 碌碌无为
还是决定要写点什么久了不动笔,心里就会长草,越长越长,越长越杂,也就越来越乱。可是又要写点什么呢。日子还是那么平淡的过着,虽然想要有些突破,却也总是找不到契机,兴许是借口罢了。无非是看了几本书,听了几段戏,夏天就这么快要结束了。今年似乎很平静,没有台风。预备着台风过际,去雨里淌一次水,在风里任凭吹赶,因为一直忘不了《冲上云霄》里面holiday在雨中无拘无束的旋转的样子。却也没能实现。而知了还是一如既往,年复一年不知疲倦的鸣叫,他的生命似乎全都用在了这上面,虽然我们不曾懂得一分一毫。我走在街上,被夏天的热风裹着,想到还一次也没有吃过今年的桃子,居然也没有想要去买来尝尝鲜。好奇怪的人哩!时常被自己不知所以的想法做... 2 6
7
记一次北京游时隔五年2次入京。这次去北京,除了看看老同学,原没有任何打算。没有攻略,两手空空。飞机准点,早早落地,上天眷顾,晴朗爽风。我在出境口等待朋友来接,那是两年未见的旧友。她开车来,稳稳地停在路边,打开车窗,手扶着方向盘探头唤我。两年,我们都只是过着自己平淡的生活,再见却仍会感慨时光之变化。所以你说,时间怎么会只是偷偷溜走,他明明已经把你我雕琢粉饰成社会所需要的样子,明明我们都再不是原先那个只单纯在乎考试成绩的“书呆子”了。 我们去她近来常去的餐厅吃午饭。一家私人法式餐厅,无需点单,每日食谱都由厨师亲自考量且从不反复。先上了一小篮烤面包,蘸着橄榄油配上葡萄酒的醋碟,香香脆脆的,一边聊天儿一... 7
11
14
1 14
你有多久没有抬头望过月亮了  今日晴转小雨,好在去完健身房回家时雨已经停了。加之这两天樱花歇歇停停慢慢盛开了,遂欲悠悠地走回家。雨洗过的空气更加甜了,夹杂着樱花的味道。耳机里放到《文昭关》选段“一轮明月照窗前”,应景的抬头望了望月亮。远远的看今晚的月亮,不亮,又不似文学作品里般朦胧,好像带着些情绪,因此并不明朗。   《文昭关》里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皓月当空,伍子胥独自将椅子搬来窗前,调烛,正襟,端坐,望月,问月,开口唱“一轮明月照窗前,愁人心中似穿箭”一系列动作。我喜欢古时人们寄情山水,感时伤怀的各种情怀,而我们各自打拼,街头奔波,忙于应酬,许是很久没有好好闲下来赏花读诗了,又怕是已经很久不曾抬头对望过月亮了吧。  ... 2 16
观一出戏 ——之《击鼓骂曹》看得太振奋,不行我要写上一篇 之前通过各种渠道看过瑜老板常常提到京剧里有一段称得上京剧里最快的唱词,出自老生常演的传统经典剧目《击鼓骂曹》,今日得闲将全本看完。 故事梗概:“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为鼓吏来羞辱他,他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借击鼓来发泄。后经文武官司员相劝,曹操忍住不与计较,命祢衡持书往荆州,劝刘表来降,以借刘表之手杀弥衡。祢衡至荆州,刘表令至黄祖处,祢衡酒后触怒黄祖,被害于鹦鹉洲。(以上梗概来自百度,不明出处,若有侵权请告知,会删除) 开场进入情节很快,主角祢衡小锣疾步入场,引子“天宽地阔论机谋,智广才多”,而后自述表白一番,身着素褶子,厚底白靴,非常容易令观众们想象到祢衡是一位饱读诗书... 6
1 14
19
读一首诗我是很爱哭的人。不敢说自己情感多么充沛,的确时常因为一些个细小的点而容易流泪。一直以来我都坚持地以为,不可能有感同身受这回事,但诗歌却是最能令我产生共鸣的艺术。以至没有读过太多的诗,但读过的每一首,都令我触动不已。去年秋天细细读过海子那首著名的以梦为马的诗,期间悲伤得再读不了海子的诗歌。我抓不住诗人美丽得悲哀的愿望,想象不到诗人面对的孤凉。我无法排遣心中幽寂而空洞的心绪,我全身颤栗,我浑然不知。之后半年,再次读到海子是因为这是在3月。3月是春的祝日,其中一天也是他的忌日。我读到这首他在自杀前一个月写下的《黑夜的献诗》,沉沉地坐在沙发里,想象诗人最后的光景。 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 11
2 28
3 16
1 20
我们到底在发展什么自梅葆玖先生走后,我想再没有传承这一说法了。因为占着个“梅”字,先生不能去追寻自己最热爱的“洋玩意儿”,兢兢业业地传承梅派艺术,用一生实现这个“梅”字自带的责任,即使先生一生都被人诟病不如先父。 可我们现代人不会了,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且独立而倔强,小我胜于一切。再没有什么是我们应该继承发扬的了,也少有人在意这些我们本身自有文化产物。对于我们中国自身的固有文化财产,或许我们是没有负起任何责任的。如今京剧陈旧而古板没有市场。市场是什么?是能制造钱的地方。因为学习京剧不能使你找到一份快速致富的工作,因为追寻京剧不能让你立即买到一套房子,因为从事京剧行业不能一夜之间拥有名利与金钱。学习京剧... 13 18
31
2 41
31
2 26
16
3 18
14
25岁前奏认真一想,25!我居然也快25了!如果我能活100岁,一不小心就活过了1/4!我是家中最小的,堂哥表姐有很多。小时候总觉得二十几岁的他们,都是“大人”,他们有手机,有工作,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型,他们各处去旅游。那时候他们在我眼里充满了光芒,特别羡慕。如今我也长到曾经羡慕的年岁,过年不再期待收红包而是发红包,自己选择所要生活的城市与工作,曾经被严令禁止恋爱到现在总是被追问有没有男朋友,以及,没人天天催我起床要我做作业了。其实这些变化从去年,甚至前年,就开始隐约有所察觉。可不知怎的,今年特别敏感。像是一切都预备好今年一下子迸发了似的,猛的一下冲进脑子里,措手不及。关于这唯一的25岁,我想还有许许... 4 23
2 19
2 15
2 33
10 26
37
 
©秋如是 | Powered by LOFTER